​【演出新闻】“艺术信徒”张昊辰带来疾风骤雨的俄罗斯之夜

[转载自:杭州日报 2016年1月10日]

一块白手帕,张昊辰用它擦琴键,也用它来擦汗。30多分钟的曲子弹完,饶是精力充沛的90后钢琴家张昊辰,也累得额上头发湿漉漉的。

QQ图片20160125133424.jpg

杭州大剧院,上演了一场充满浓郁俄式风情的“俄罗斯之夜”音乐会。音乐会由杨洋执棒,杭州爱乐乐团2015-2016音乐季驻团艺术家张昊辰担纲钢琴独奏。

让张昊辰累湿头发的曲子,是普罗科菲耶夫的《g小调第二钢琴协奏曲》。在钢琴界广为流传的“世界十大钢琴协奏曲”中,这首艰涩深沉、辉煌而疯狂的曲子令不少音乐家望而却步。

这首作于1913年的曲子,是作曲家献给英年早逝的朋友的,曾因为一直是节奏的激烈敲击与不协和弦的连续,首演后恶评如潮,被古典乐界讥讽为“比一只发情的猫在键盘上乱蹦所发出的声音还要难听”。10年后,作曲家凭记忆对此曲进行了修订,使此曲在难度和技巧上变得几乎达到人类的极限,最夸张的时候甚至要求奏者在一秒之内弹奏十多个音且要求绝对的清晰度和独立性。连作曲家自己都承认这首曲子“不适宜演奏”。

也因此,这部非常“烧脑”且很考验艺术家体力的作品,虽优秀却很“冷门”。而张昊辰,却在19岁时凭该曲问鼎第十三届范•克莱本大赛金奖。

张昊辰展示了他过硬的琴技。从第二乐章谐谑曲开始,音符快速而轻盈地从施坦威钢琴中传出,张昊辰十指翻飞,仿佛“野蜂飞舞”,大段大段的快速演奏中,他修长的手指令人眼花缭乱。他的头随节奏有力摆动,手干净地从琴键上撤离。他弹得干净利落,观众听得酣畅淋漓。

这位天赋极高的钢琴家,是郎朗、李云迪的同门师弟,也是杭州爱乐乐团最年轻的驻团艺术家。每次来杭州,张昊辰除了休息,就是疯狂练琴,杨洋曾当着记者的面打趣张昊辰,说他只顾着练琴,连女朋友都没时间找。张昊辰说自己“是艺术的信徒”。——他的心太小,小得只装得下音乐;他的心很大,大得能把全世界最美妙的篇章献给人们。

 
已邀请:

万蔡 2楼

赞同来自:

网上有风衣,去听听.

燕红冰 3楼

赞同来自: Lorna

天才神童,艺术标兵,敬佩之至,愿他越来越好,给我们更多好作品悦耳。

浏览更多内容或回复帖子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