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面音乐”之镜像卡农简介

《小提琴镜像二重奏》(The Mirror Duet for Violins),又称《两人的桌面音乐》(Table Music for Two),是莫扎特为两把小提琴所写的一首趣味盎然的作品。

之所以叫“镜像”或“桌面”,是因为这部二声部作品只有一行谱,但把乐谱纸倒过来从后往前读时,五线谱里的音符就神奇地构成了另一个声部,两个声部合起来就组成了这首双小提琴曲。也因此演奏这首曲子不需要两张乐谱,而只需要在桌上摆一张谱,两人站在两头分别阅读即可,所以称“两人的桌面音乐”。













51775d6034a85edfd08486204f540923dd54756b.jpg.png


这首“桌面音乐”是一种古老的作曲游戏,这种写法被称为镜像卡农,属于复调技巧中的复杂对位技巧。

卡农是声部模仿的意思。典型的卡农是一个声部自己模仿自己便形成了两个声部,其实二者内容相同,只是时间上交错开来而已(有时候还会移位/移调)。还有很多变化形式的卡农,如扩大/紧缩卡农(一个声部节奏倍增/倍减后再与自己对位)、无终卡农(一个声部本身是循环的,形成的卡农后两个声部追逐不休、永无止尽)、谜语卡农(让演奏者猜测模仿声部的进入时间和音高)……以及镜像卡农。

顾名思义,镜像的意思是给某个声部摆一面“镜子”,用“镜子”里的投影形成另一个声部。这两个声部其实还是一个声部,因此它们的对位尽管不一定有时间上的交错,也被称为卡农。像莫扎特的“桌面音乐”两声部是同时进行的,没有其它卡农里一个声部追逐另一声部的形式。

当 “镜子”摆在声部“左右”时,形成的投影其实就是该声部的逆行(Retrograde),也就是该声部从后往前倒着演奏;而当“镜子”摆在“上下”时,则 形成倒影(Inversion),也就是每个音都根据五线谱上的某个对称轴翻转到另一边;两者结合,即翻转音高又从后往前演,则形成逆行倒影。逆行、倒影、逆行倒影都是复调中经典的旋律变形手法,在序列音乐中亦是塑造音乐形象的基本技巧。不仅如此,深受复调思维影响的古典大师在创作主调音乐时也时刻不忘带着“镜子”,把这三种镜像手法用在作品的细节中。

在这三种镜像上做出的卡农分别就是逆行卡农、倒影卡农、和逆行倒影卡农。下面分别举例简介。


1、逆行卡农

逆行卡农即是一个声部与自己的逆行形式相对位,历史上最著名的曲目应该是巴赫《音乐的奉献》中的第三首了——
d86cc75c10385343b41d92429513b07ecb80884d.jpg.png


逆行卡农面临的问题是节奏,旋律的节奏不仅仅自身要流畅,更重要的是倒过来后不能出问题。因此很多节奏型是不可以运用的,否则逆行后听起来无比奇怪。解决办法也很简单,只要注意避免即可,此外还可以总结一些“不会出错”的节奏型备用。让节奏型“对称”是一个很好的办法,特别是如果一个节奏型正过来、倒过去没有区别,那就随便怎么用都没事了——这种回文式的节奏被梅西安总结为“不可逆行节奏”。

让节奏逆行后不出错只是最基本的要求,巴赫这段旋律的妙处在于前后部分节奏上形成了鲜明对比——密集的八分音符对稀疏的二分音符、符合重拍的节奏对连续切分的节奏——因此逆行对位后双方恰好“互补”,就像两个对比性独立声部一样。

我曾听说这首曲子是巴赫即兴弹出来的,如果是真的岂不细思极恐?


2、倒影卡农

最直白的倒影卡农就是把一个声部“上下颠倒”后与自身同步演奏。这种方式会导致两个声部节奏完全相同,虽然音高上形成了有趣的倒影,但宛如“齐奏”般的节奏型听起来还是过于单调,因此往往不会独立使用,而是伴随别的声部共同使用,如勃拉姆斯的《舒曼主题变奏曲》——
8e6163d0f703918fbaa029a9573d269759eec422.jpg.png


本例中两个外声部是互为倒影的,如果没有内生部的陪衬,它们听起来想必很是无聊。

还有一种更常见的倒影卡农,是在倒影后把两个声部交错开来,就像最普通的卡农那样,以避免节奏重叠问题。如下例——
e26243a7d933c89507118c18d71373f082020028.jpg.png


倒影卡农要面临的问题则是音高——选择哪个音作为上下翻转的对称轴?一条旋律经过翻转后听起来会不会有问题?翻转后再对位会不会出现不良的声部关系?

比较常见的对称轴是大小调中的Re,以之为轴翻转后每个音的调内地位变化不大——Do变Mi,Si变Fa,La变So,且相邻两音关系不变。此外以调式 III级音(大调的Mi、小调的Do)为轴也很常用,翻转后主音变成了属音,有形成主属对置的便利,巴赫便喜欢用III级音轴。

当然,如果不怕麻烦的话,任何音都可以作为轴,越麻烦写起来越有趣味。


3、逆行倒影卡农

逆行倒影卡农即莫扎特“桌面音乐”所用的对位技巧,方法是把上述逆行卡农和倒影卡农相结合——声部从后往前逆行,且以某个音为轴上下翻转,再和自己对位。

逆行倒影就要同时面临逆行的节奏问题和倒影的音高问题,其实也就是多了一个思考步骤。

关于对称轴还有一个问题,如果需要写成莫扎特这种乐谱倒过来直接演奏的形式,那么对轴就是固定死了的。莫扎特这首曲子是小提琴曲,只用一行高音谱表,因此轴就已经确定为第三线(因为是五条线的中间线嘛),也就是B。所以写作时就得依照以B为轴去构思。如上文所述,莫扎特选择了将B作为常用的III级音轴,所以采用G大调(g小调同理)。当然,不将其作为III级,用别的调(如A大调)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如果是两行谱表的钢琴谱,则翻转后对称轴为中央C,那就要另选调性了。其余类推。

翻转乐谱的形式还会带来一些记谱问题,例如临时升降号的归属,符尾的朝向,长时值音符的书写位置等。这些当然不是什么大问题,看莫扎特的谱子便可知道,往往马虎一下过去就得了,想“完美”地翻转乐谱是不可能的。

逆行倒影卡农还有一种更为复杂的形式,即该卡农的两声部不仅来自彼此的翻转乐谱,且形成的对位关系仍然是卡农——像莫扎特的“桌面音乐”那种写法就不符合, 它演奏出来的声部关系属于自由对位。这种卡农中套卡农的镜像形式写起来则更加讲究,于苏贤的《复调音乐教程》里总结了一套很详细的顺序规划,值得参考——
387fb7003af33a87a0c21479c05c10385243b5e8.jpg.png


图中D和D1是这个旋律横向的对称轴,也就是说这个旋律本身就是个“不可逆”的回文旋律,另一个声部和它交错一小节,便形成了模仿关系。按图示的方法,写出A后,就要把另外三个A都抄下来,再根据与A1的关系来写B,再抄写另外三个B……

镜像卡农总的来说是一种智力游戏,其谱面价值往往高于听觉价值,理性价值高于感性价值,因此是作曲家锻炼思维、自娱自乐的合适体裁,而不是给人听来欣赏的合适体裁。虽然聆听价值不高,但这种写作对于作曲家控制声部的能力是极好的磨练,勋伯格便爱好这种练习,并以勃拉姆斯为榜样——“当我不想作曲时,我写一些对位”。最后欣赏一下勋伯格发在《风格与创意》里的逆行倒影卡农弦乐四重奏——
c86bd52a2834349b3b9072e6cfea15ce37d3be81.jpg.png
已邀请:

浏览更多内容或回复帖子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