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韦尔比耶音乐节索科洛夫音乐会小记

今年暑假,欧洲因为世界杯足球赛和环法自行车赛的举办而分外热闹,就连往年阴雨连绵的韦尔比耶,都用热辣的太阳迎接着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爱好者们。恰逢韦尔比耶音乐节二十五周年庆典,本就以阵容豪华闻名于世的音乐节今年的演奏家团队更加引人注目。单就钢琴方面来说,除了几乎每年都来的索科洛夫、席夫和基辛等之外,莱昂斯卡娅、普雷特涅夫、巴巴扬以及当今乐坛颇受追捧的特里福诺夫和来自中国的年轻钢琴家王羽佳等名家的到来,无不令人趋之若鹜。可同时,原本计划参演的“钢琴女魔头”--阿格里奇和我最为期待的鲁普的因故缺席还是给人留下些许遗憾。
978190796.jpg

 
已邀请:

怀怀pianist 2楼

赞同来自: 升ll

今年的格里戈里·索科洛夫独奏会改为了八点三十开始,原以为八点开始的我提前一小时便来到现场等待,却发现Eglise教堂外早已是人山人海。本场独奏会的票据说半年前就已售卖一空,可取票处还是有不少人盼望着有人临时退票,自己便能亲临这一钢琴界的盛会。音乐会曲目分别是:

 

三首海顿奏鸣曲

G小调第三十二奏鸣曲、

B小调第四十七奏鸣曲、

升C小调第四十九奏鸣曲,

舒伯特即兴曲D935。

怀怀pianist 3楼

赞同来自:

与一周以来欢腾热闹的节日气氛截然不同的是,上半场的三首海顿奏鸣曲都是小调作品。自从二零一三年柏林独奏会之后,这已经是我第四次现场听索科洛夫弹琴了。今年的我分外幸运,坐到了第二排正中间的位置,这能让我更加细致的对他的弹奏方法加以观察。可这也仅限于视觉上的观察而已,就听觉上的感受而言,物理距离上的改变并没有帮助我更好的领会他想表达的一切,反倒因为缺少空间和距离感,使得感觉不如想象中那么好。尽管如此,他音乐中所蕴含的巨大能量还是能十分轻易的将观众笼罩,带我们进入他那独一无二的音乐世界,这种独特魔力,如不现场体会是很难感同身受的。
1962886385.jpg

 

怀怀pianist 4楼

赞同来自:

索科洛夫之所以被许多专业人士奉为圣贤,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他对于细节的挖掘总能引发同行的思考和关注,给人带来源源不断的灵感和启迪。值得注意的是,他使用柔音踏板的频率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使用延音踏板的水平,这是前无古人同时也一定会引起争议的。中场休息时我与后排两位双胞胎钢琴家闲聊,谈到他对于踏板的大胆运用,他们认为索科洛夫是为了创造出大键琴的效果而为之,并深表认同和钦佩。可第二天上午安得拉斯·席夫在大师课上却对每一个学生嘱咐道:一定要少用柔音踏板(原义倾向于完全避免使用)。不过,不同于席夫对学生们无法在使用柔音踏板时将声音发出的顾虑,索科洛夫却能在运用时创造出更为集中和有表现力的声音,令人折服。

183127570.jpg

几位熟悉的音乐家面孔

怀怀pianist 5楼

赞同来自: 升ll freedom

而在音乐表现方面和观众的听感角度,我们不得不谈到比例问题。这里提到的比例并非强度的比例,结构的比例,而是听众耳中所接收的不同信息的比例。索科洛夫对音色的极致追求,对乐句的清晰划分,对和声色彩的敏锐把握和对结构的宏观构建等等都无可挑剔。我们往往用这里提到的其中一部分来形容某个钢琴家,作为其给人的第一印象。但在形容索科洛夫时,我们却总觉得缺一不可,貌似很完美,但真是这样吗?假设我们把一首作品在演奏中需要注意的方方面面分为五个大类,索科洛夫似乎总是能将百分之二十的注意力分配给每一个大类,这种方式看起来既平等又科学,听众们有着充分的自由来做出偏好的选择。但这种自由是把双刃剑,听众的注意力非常容易从一个角度转向另一个,这个过程如果是主动的,有所取舍的,那固然很好。可如果是被动的,就很容易让人丢掉音乐的重心。换句话说,索科洛夫的音乐是充满哲学思辨的,是博爱而无私的,甚至是民主的,他的任务是把音乐里他所认知到的一切都公平而清晰的展现给听众。巴巴扬在大师课上说,演奏音乐就如讲故事一样,这个故事要讲得引人入胜,观众才能被故事所感染,这也是我们许多人对于音乐欣赏的共识。索科洛夫的故事毋庸置疑是引人入胜的,但他的故事是多维的,错综复杂的,对于听众的注意力,听觉,感知力甚至思维能力都有颇高的要求。这引发了我的思考,演奏家的职责到底是什么?是将自己的理悟化作一篇故事,再以自己的方式叙述给听众,以音乐为纽带,将自己和听众牢牢系在一起;还是客观的展现故事的一切可能性,敞开许许多多扇大门,尽可能少的引导听众,让他们自由的作出故事结局的终极选择。
 

怀怀pianist 6楼

赞同来自: 升ll

1200474258.jpg

按照惯例附上今年的合影,让我们一同期待来年的演出!

浏览更多内容或回复帖子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