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韦尔比耶音乐节】Denis Kozhukhin音乐会

7月24日下午5点,较之昨天(索科洛夫音乐会)的盛况冷清了些许的 Eglise 教堂迎来了俄罗斯青年钢琴家 Denis Kozhukhin 的独奏音乐会,虽然前一天索科洛夫音乐会的余音仍在我的脑海里徘徊,但当丹尼斯触碰琴键的那一刹那,我的思绪便被他牢牢抓住。
KO1.jpg
photo by Aline Paley
已邀请:

怀怀pianist 2楼

赞同来自: 东林君

因为是下午场的音乐会,为了不和晚间的两场重头音乐会相冲突,通常都是没有中场休息的,本场也不例外,从开始到散场不过一小时光景。

Denis用亨德尔的第七组曲开场,亨德尔的组曲并不像巴赫的组曲那么频繁的被人演奏,但Denis的弹奏技法炉火纯青,思维缜密,在十分虔诚的传达作品的时代特征的同时,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解读和领悟带给听众。尤其在最后两曲的演奏中,渐入佳境的Denis以高超的技艺将多变的音型组合,眼花缭乱的装饰音和始终不变的和声进行整合起来,赋予音乐极大的张力,给听众带来无比的满足。

第二首作品是勃拉姆斯的三首间奏曲,Op.117。勃拉姆斯晚期的几首间奏曲对于任何钢琴家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他对于机能的要求不高,但却十分考量演奏者的手指功夫,他复杂的织体和藏匿其中的许多线条亦或是给准备不充分的演奏家带来麻烦,又或是令准备周全的演奏听起来缺少人情味。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今年早些时候来中国音乐学院讲学并演出的鲍里斯·伯尔曼,他的独奏会由Op.116-Op.119这四套套曲组成。伯尔曼教授的演奏十分严谨,对于乐句走向,拆分和细致处理的完成度极其之高,情感也不可谓不充沛,想必已是得心应手的曲目。可全场听下来,鲜有真正打动人的时刻,而这便是演奏家们在弹奏浪漫派作品时所惧怕的。而在丹尼斯的手指下,这套作品的诠释不但从思维层面上充满了智慧和思索,更是在精神层面将听众与作曲家所创作的音符融合在了一体,演奏一气呵成,自然得体的同时丝毫没有耽误勃拉姆斯特有的张力。这些都得益于他恰到好处的rubato和超乎其年龄的良好品味,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如果能选取稍快一点儿的速度,他的想法或许能够得到更好的传达。

怀怀pianist 3楼

赞同来自: 东林君

最后两首作品,一首是里盖蒂著名的练习曲“魔鬼的阶梯”,另一首则是独奏版蓝色狂想曲。在弹奏练习曲之前,他还用心的为听众们讲解了本首作品的创作特点,形容其为“无休止的攀爬,一个接一个的阶梯,不断地呈现在眼前,每每到了一点便急速坠落回原点,之所以终于爬上了顶点仅仅是因为钢琴上没有了更多的音可弹。

如果说前两首作品是丹尼斯对于巴洛克和德奥浪漫派音乐的高贵展示,那么后两首则是对于先锋派音乐和爵士作品的毫无保留的,畅快淋漓的灿烂演绎。里盖蒂的练习曲在他的手下充满爆发力,恐怖阴森的氛围,无休无止的轮回,都因他匪夷所思的技巧而生动骇人,丝毫不给人喘息的机会。而蓝色狂想曲的演绎用精彩绝伦来形容真是毫不为过,某种程度上,交响乐作品或者协奏曲的独奏版本所带给演奏家们的自由往往是把双刃剑。可丹尼斯非常高明的利用了个中优势,又巧妙地避开了种种不利—较乐队版本稍快的速度即保证了曲目的完整性,又规避掉了钢琴在声音延续性和变化上相较于编制完备的交响乐队的不足。

他的弹奏同样没有许多古典钢琴家在尝试爵士作品时情不自禁的“娇柔造作”,“过度陶醉”,反而时刻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自己即将做什么,清晰地大脑化作无形的指挥棒,匪夷所思的技巧化作狂想的音符,将这首独奏版本的蓝色狂想曲演绎得令人拍案叫绝。
KO2.jpg
photo by Aline Paley

仅仅网络言论 - The Art of Classic Piano Playing! 4楼

赞同来自:

Kozhukhin 可是巴士基洛夫的高徒,伊丽莎白的金奖不是乱给的,名副其实

香香刀 5楼

赞同来自:

听了你的描述,真想听听他的现场!

升ll - 喝喝茶,弹弹琴。。 6楼

赞同来自:

看得好像身临其境一样,大赞!

浏览更多内容或回复帖子请先登录注册